Rachel Rickman
我不禁止我口;
我灵愁苦,要发出言语。
我心苦恼,要吐露哀情。

All受党。
受苏晚期。
女权主义。
单身主义。
反性向歧视。

一只向往格兰芬多的鹰。

CP@乔乔乔乔乔
 

《Something I Need *01&02》

警告:哨向AU,等于给蛋蛋披上杰克苏的红披风。不过他依旧是他,我希望。

          有原创不重要人物。

           Harry可能不会死。

梗概:Eggsy是一个稀有的向导而他藏得很好;Merlin是个单身近二十年的哨兵,他们都拥有彼此缺失的一些东西——很重要的那种。

           这个世界上挤满了人,但只有你能打碎我,杀死我。同时,重塑我。

           如果我只能一生一死,那么,我将会和你,一起经历。

声明:如果有什么错了,那么都是我。除此之外,一切都不属于我。

 

第一章是Eggsy遇到Harry之前的故事,没有Merlin戏份但我就是喜欢写蛋。他是一个奇妙的人,和Harry(Potter)以及Albus一样,经历了那些狗屎之后依旧充满爱,相信正义。

我坚信没人不会被他们吸引。

以及没什么对话。Merlin不在蛋蛋不需要和别人说话(绝对不是)

都是我想象的Eggsy的内心活动。话痨瞩目。

 

Chapter01

 “Eggy!Eggy!EggyEggyEggyEggyEggy!”

Eggsy不自觉地微笑起来。他闭着眼睛翻个了身,从被子里伸出一只胳膊抓住他的手机,把这聒噪但是惹人喜爱的闹铃关掉。

现在是早上六点。才六点,应该说。对于他这样大的(每天都能睡成一只猪的)年轻人来讲,起这么早应该是很少见的——即使是在北伦敦的这片地方。要知道,无论如何,现在都没什么灰姑娘或是十二岁以前的Harry Potter这样的桥段啦,就算是一个充满苦难的故事(前提得是平凡的,当然了),也理应从睡饱了的一天开始。

不过谁让Eggsy是Eggsy呢?他一天中最爱的时间就是清晨了,更何况他还是从Daisy的呼唤中醒来——谁能拒绝这个呢?这会儿他可以做点什么只为了自己的事,不用担心他妈妈和他妹妹——并不是说他把她们当成负担,只是说,他也会有点儿疲惫,不是吗?Eggsy的思维触角懒洋洋地伸出,简单地从Michelle和Daisy的脑子上划过,小心不会碰到Dean的(倒不是说他怕他,只是那玩意儿太恶心,他可不想一下子吐得像个孕妇),就又慢吞吞的收回来了。他很少让末端离自己太远,实话说,虽然他这么多年从未被人发现过,但Hugo说过,在贫民区也不可掉以轻心,谁知道什么时候哪来一个绝世高人就把他揪出来了呢?

Eggsy钻进他最喜欢的那件Adidas里,穿上他的翅膀鞋,准备去厨房搞点吃的。

好吧现在我们有了两个问题。首先是的,Eggsy是个向导,还是挺优秀的一个——他自己认为。当然啦,他也没见过几个向导,鉴于他跟他认识的那个超级厉害的向导水平相近,所以他就信心十足的给自己定了位。他从没去所谓的塔里做过测试,所以基本没人知道这个事实——实际上,连他妈妈也被蒙在鼓里。前者的话,哼,他们说的好听,“为您选择最适合您的配偶”,可向导那么少,这中间难免有一些灰色交易。一旦他进入系统,谁知道他会被强制配给什么人——或者说,什么组织?Hugo跟他提过,曾经有个B级向导被塔配给了一伙军火贩子——老天啊,Eggsy还记得他当时惊恐的蠢样。

他干呕了吗?

后者的话,他本来不想瞒她的,鉴于Michelle也是个向导,他理论上也瞒不住的。不过她自从Lee死后就失去了绝大部分的向导能力(直接点,她崩溃了),再加上酗酒家暴的一堆破事,让瞒她变得理所当然并且简单起来。——Eggsy不能怪她,真的。事实上,她从来不是一个特别坚强的女人。这种情况也导致了(毕竟她在塔里)他们没法将她回收,然后再次随便配给什么人。Eggsy不能判断这是不是一件好事,关于介绍人和Michelle自己的眼光——也许都是一样可怕。

其次,Hugo是他所认识的唯一那个向导了。他是Eggsy在海军陆战队所属的那只小队的随队军医,在Eggsy觉醒的时候完美的帮他瞒了下来——天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那里可充满了各种阶层各种年龄各种经历的哨兵。Hugo医生教给他所有他认为能帮的上的技巧,像是如何隐藏自己,如何给看得顺眼的战友做精神疏导(所以他们小队总是格外有活力),以及最重要的,如何在给哨兵们做精神疏导的时候隐藏自己,之类的。到后来,他甚至可以在睡眠中安抚大家而完全不留痕迹了,熟能生巧嘛,是的。

此外,Hugo还几乎无偿的提供给Eggsy那些贵的要死的哨兵素,——据说要比医院里用的那些要好闻一点。不过Eggsy因为没有参考系,就没什么发言权了。好玩儿的是Eggsy的战友们都很讨厌这种药剂,一般在他热潮那几天他们都会怀疑的闻闻他周围的空气,然后嫌弃的躲远一点,或者暴躁的不理Eggsy。

“你臭死了,Eggsy。”其中一个士兵总是一遍又一遍地宣布。而Hugo总是乐不可支的看着他们。

总体来说,Eggsy学得很好,Hugo也很喜欢他,战友们,生活环境,气氛,都该死的好极了。那段日子大概是他这辈子最快乐的了——他并未对他目前或是未来这一坨生活抱有什么幻想,谢了——他曾经以为他会永远那样幸运的,但他还是太低估生活这个婊子对他的恶意。Michelle吓坏了,他倒不是抱怨什么,就是——他再次回到了这坨生活里。他本来——他本来以为他能成功逃离的。

他就是——就是有点儿不甘心罢了。

而后他的生活千篇一律。在Dean手下讨生活,做点儿兼职,揍人和逃跑,无数次试图劝Michelle离开并无数次失败。不过唯一的好消息是,Hugo仍在寄给他那些哨兵素,偶尔还有来信,无非是暗示他很有天赋,如果他能回去就能怎么怎么样。Eggsy都明白并且感激,可她们是他的妈妈和妹妹啊,怎么说呢,有些东西可能就是不属于他吧。

他也从来没遇见过喜欢的哨兵。在部队里没有,回来就更不可能了。他也不抱啥少男幻想,估计最后也只是瞒一辈子吧。等到Hugo去世,这就是个只属于他的、无伤大雅的小秘密了。    

这没什么的,他说过了,有些东西,可能,就是,不属于他吧。

 

不过这计划好的人生旧火车在下午出了轨。它半自主半人为的跌跌撞撞停了下来,喘息着。几个人围着它,而没人知道他们是想把他砸碎还是装修一番。

 

Eggsy揪着他的头发有点儿痛苦的想,都是他的错。他不该去喝那杯该死的酒,不该和Jamal他们抱怨,不该挑衅Dean的走狗,不该偷车,不该躲开那只该死的狐狸——好吧不,这个他是不会后悔的,即使那是一只该死的狐狸——语气词,抱歉。现在好了,他坐在苏格兰场被条子威胁,一切都他妈的好极了。他本来就是一个人行动的,他们为啥不相信呢。Eggsy不为所动的想,他挺善于给自己下暗示的,可惜这个条子是个普通人,他能做的只是干扰他的情绪,不然他也可以给他下一个。

一切都无所谓,只除了——噢,他可不能让Michelle独自(是的她有Daisy,不过那又怎么样呢)和Dean呆上半年,绝对不行!Eggsy又一次想起他的徽章,而这一次,他决定打出那个神秘到令人恐惧的号码。

 

之后的一切都令人惊奇。Harry  Hart,那个曾经把徽章给他的人,一个很帅的中年哨兵。Eggsy这个有点蠢兮兮的名字从他嘴里说出来就好像什么学术名词或奢侈品一样富于魅力。也许他不知道A级哨兵长什么样,但他觉得大概——肯定——就应该是Harry这样。不过Eggsy对他的了解仅限于他是个哨兵上,老天啊,他可不敢就这么鲁莽的去胡噜这样一个哨兵的脑子。再说一次,他真的不知道他的能力在哪,他之前接触的也不过是一群毛头小子和几个混混而已,他可不想就这么暴露。即使Harry闻上去该死的好也不行。

不过说实在的,如果这家伙是他爸爸的朋友,那么他肯定知道Eggsy是哨兵向导结合的产物,不是吗?他几乎肯定也是个哨兵或是向导啊,这人都不怀疑的吗?

他是装的也说不定噢。

所以Eggsy只是保持无所谓的样子,直到Harry开始质问他为什么走到今天这个地步。他是认真的,Eggsy好笑的发现。该死的他是根本看不出来还是跟他在这装傻,这人怎么可能就不明白,那些不是他选的,而是本该如此?他的妈妈和妹妹,她们永远也必须是他的全部。他得看好她们,满足她们,(尽他所能的)保护她们!这么简单的道理怎么会有人还在那里问东问西,指责来职责去?还和他提Lee!他爸爸难道会因为他把她们放在第一位而失望吗?

他肯定不会的。毕竟当时Lee也是把工作放在第一位了(不是怪他,绝对不是),这没什么两样,对吧?

她们只有他了。

他挺想打那个哨兵的,然而,糟糕,他叕被Rottweiler缠上了。这些人真的是狗吧?不过尽管他很生Harry的气,但也不代表这些人可以把气撒在Harry身上——一码归一码,谢了,老兄。要打也只能是他自己来,明白不?可这人怎么就不知道跑呢?逃跑,离开,撤退,随便什么——违反了什么上流社会的绅士守则了吗?

噢好吧可能不是,他可真有两下子,“嗷,”Poodle惨叫,而Eggsy看着都觉得疼。好了,现在我们知道,Lee当初可能陷入什么烂摊子了。他妈妈这辈子过的都是什么日子啊,BBC版神夏John,“追逐危险”,是不是?(不过Michelle后来成了被危险抱着走了,而他清楚Lee绝对不是Sherlock,他是一个温暖而柔软的人,Eggsy很清楚。Dean当然也不是Mary——她杀人至少因为她想要John——他甚至不能算是个人。所以坏比喻,抱歉)

Eggsy过于沉浸于自己的思考,以至于他都没听清Harry后来都说了啥(失忆针,当然,他还记得这个),也没注意到Harry拍在他肩上的手。

他应该警惕的。

 

 

 

 

 

他妈的,他差点儿被Dean杀了。

Harry监听他,说真的?Eggsy瞪着裁缝店的招牌愤愤地想。只为了测试他是否足够——那个字怎么说的来着——忠诚?老天啊,他应该生气的,是不?

如果不是发生了后面这一连串神奇的事的话。以及,Eggsy对自己发誓,如果这个Harry是个裁缝,那么他就把他手里那个酒杯吃了。

——Harry当然不是。他当然了。

 

Harry似乎很看重他,他甚至指出了一些Eggsy都没注意到的东西。哦豁,好事儿,是吧?

Harry带他进入了Kingsman,

——Eggsy找到自己归属的地方。

 

 

就看你怎么定义“归属”了。尽情畅想吧,伙计们。

 

 

 

 

 

 

从这开始Merlin大量出没。痴汉蛋瞩目(我大概带入了梅老师出场时候的我自己)

 实力教授一见钟情是怎么写的。(羞愧)

Chapter02

Eggsy踏进那个屋子的时候回头看了一眼Harry,后者对他点了点头。不过Eggsy还是很难相信他就这么几乎一无所知的被丢进来了。

他知道的:他来这里是竞争Harry那个同事的空职位,以及Harry相信了他,Eggsy,是个普通人(谁会不相信呢),所以说明他伪装的技术可能比想象的还要好一点点,可以加以利用。但是不能骄傲哦,小伙子。

没了。Eggsy沮丧的闭了闭眼。好啦,振作,看看我们现在能得到点儿什么。

一群年轻人。两个姑娘,都是好样的,于是他选择他站在稍矮一个的旁边和另一个的前面。除此之外,几个白痴。看看他们的衣服和做派——等等那是一条格兰芬多领带吗——他们看他的眼神让Eggsy更确信了这一点。一个大叔,拿着评分表(额,触屏的?)和Harry年纪相仿,他判断。

然后Eggsy看见了他的脸。

卧槽?老天啊他长得可真,英俊?这个词可能不太合适不过他现在什么词也有不了了,谢谢。尽管他没有他头发——说真的,头发重要吗?看看他的脸!他的气质(令人放松警惕的无害但直觉告诉Eggsy这个人超级危险)!他的长腿!哇。Eggsy真的不想在咽口水的时候发出声音,一点也不——而且这一屋子的哨兵呢,不用提醒。(幸运的是他设法控制住了) 

Eggsy闻到他身上的古龙水,不受控的往前挪了一点,不明显。那是一种让人全身发懒的气味,配上他的看起来就软得要死的毛衣,简直赞!但那不是Eggsy所知道的任何一支香水——可能这些上等人有他们自己的货源?没有任何皮革或是胡椒的这类侵略而且平板的味道,而是包容的,生动的,自然的。树叶断口,茶和硝烟——还隐约有一点酒气,平和而危险。危险,又是这个词。

不过,似乎其他人都没发现这人多有吸引力,——天啊他根本就是一块超级磁铁吧,Eggsy努力把目光从这人身上撕下来好观察其他人。所有人,尽管站得笔直,仍能看见一点畏缩——有臣服的痕迹在里面。奇怪。他们似乎也但只看出了“危险”。

不管怎么说,Eggsy决定效仿。

这人也完全对这种状况适应良好,在轻易吸引在场人的注意之后,一边从容的宣布他叫Merlin(好了现在他知道这人的名字了——Merlin——说真的?他上学的时候一定特别辛苦吧,Eggsy同情的想。)一边明显的扫视他们,就像某种警告。哦哦哦哦哦,他那不明显的口音也英俊极了,所以是苏格兰威士忌的味道,对吧?Eggsy藏好了他的笑容。顺便一提,Merlin从镜片后看这群人的方式就好像他们全是无可救药的蠢货——也许他是对的,Eggsy发现他不由自主的想赞同这男人的一切想法和行为。

等等,想法?他怎么可能知道这人的想法,在他甚至完全没碰这人脑子的情况下?一定是错觉啦。

在尸袋上填字之前,Eggsy发现Merlin似乎额外瞥了他一眼。

这个认知让他胃里的蝴蝶扑腾起来。

 

 

Merlin很快离开了。 Eggsy试图抵抗跟着他离开这个想法。成功了——不要骄傲。

Eggsy再次开始观察他的同年兵们。Merlin的离开让他们非常放松,因为Eggsy觉得现在他们对他的不屑嘲讽鄙夷敌意已经不加掩饰了。他们试图挑衅他,不过Eggsy见的多了,他决定不放在心上。Charlie——他是叫这个吧?——和他的走狗们显然都是白痴(这并不代表他们没有能力,Eggsy提醒自己),不过——“别理他们,一群蠢货。顺便说,我是Roxanne,你最好叫我Roxy。这是Amelia.”Eggsy看了她一眼,是那个矮一点的姑娘,她身上有股雪和茉莉的味道,然后他决定喜欢她。即使他心里瞬间升起了有点莫名的“也许那个职位就是为她准备的吧”这种强烈的感觉,不过无论如何,不管她的存在是不是代表了他的失败,Eggsy都决定喜欢她——爱她。

“Eggsy”,他不假思索的选择这个名字,并伸出手去与Roxy相握,不出所料的温暖和有力。“Eggy?”女孩挑起了她漂亮的眉毛,天杀的惹人喜爱。

Eggsy觉得他完了,一般来说他讨厌陌生人或随便什么人(除了Daisy)叫他这个,而这说明他对Roxy的喜爱甚至超出了他的预期。危险,但是仍旧让人愉快。(一个小时之内他用了三遍这个词,所以说Harry究竟把他拖到了什么里面啊?)

“Eggsy。”他重申。“好吧,Eggsy。”他能看出她对这名字有点看法但她什么也没说。

看起来,Roxy也得到了和他一样的结论。

 

他们相视而笑。

 

 

 

夜晚很快来到。Eggsy意识到的时候兴奋地加快了收拾的速度。

他已经做了一天的普通人了,憋得不行。但仍旧不能冒险。说过了,也许Charlie们是一群白痴,但不能代表他们没有能力。以及Roxy,也许她还受过反向导训练。——这样的人(据说)不但能编一段思维骗过向导,没准还能把胆敢探进他们脑子里的向导揪出来。不过Eggsy还没遇见过任何一个呢,也可能Hugo真的是个大佬。

不过现在是晚上。哨兵处理信息的能力强大也意味着他们必须获得更多的休息,所以他们睡觉的时候往往都缺乏守卫。更何况他们都把这里当成一个危险夏令营了——没人相信Merlin那套唬人的把戏。所以他们可能只比在家睡的时候警惕一点点。

这一点点难不倒Eggsy。

他静静地躺了一会儿,觉得差不多所有人都进入梦乡之后小心地伸出思维触角简单判断了一下,两个姑娘,以及三位男士都是哨兵——四个普通人。Charlie他们的脑子做过精心维护,意识整整齐齐,似乎都在来之前做过很好的梳理。但还是有一些纠缠的地方存在,代表了他们无用的情绪,垃圾数据什么的。Eggsy在Roxy的线团里发现了她在紧张情况下不自主收集的各种气味,嘈杂的人声和一条狗的笑脸。他小心地把这些梳开,垃圾剪掉。

隔壁床上的姑娘舒服的在床上打了个滚,但是没发出一点声音。Eggsy笑起来。

在榨干了这房间的所有信息后,Eggsy的精神触角轻柔地穿过门廊,探测一切生物。渐渐地他困了,动作也慢了下来。这里不比军营,他不能像在那里一样放松,所以Eggsy打了个哈欠,翻了个身,准备收回他的触角直到——

直到他碰上了一个大麻烦。



TBC


-----------------------------

上一次看电影已经有很长时间什么地方错了务必告知。

突然爱上这CP而且是那种想写只是因为自己想看的喜欢,算是以前从没有过的经历?一些细节修改的点子甚至支撑我在物理课保持清醒。

我知道Hugo是候选人中的一个,请忽视这个吧我不想起名字,我发誓我不会提到这个候选人的。就这样吧plz

标题的确和OneRepublic有关,实际上,我他妈的爱死他们了。


格兰芬多领带如上第一排最左。(是的我是有毒)

但实际上格兰芬多官方领带的黄条是两粗一细。

我发现只有Eggsy扭头而其他人都很严肃所以写了他们被Merlin吓到而Eggay通过观察他们选择模仿(笑)

虽然我知道这是因为他们大概知道Merlin是什么人而Eggsy对此一无所知,但我就想这么写(?)以及从根本上看没差,对吧?

我知道好像只有向导素不过我觉得不公平!打针大家一起来!(啥)

最后,Hail梅蛋!

评论
热度(7)
© Rachel Rickman/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