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chel Rickman
我不禁止我口;
我灵愁苦,要发出言语。
我心苦恼,要吐露哀情。

All受党。
受苏晚期。
女权主义。
单身主义。
反性向歧视。

一只向往格兰芬多的鹰。

CP@乔乔乔乔乔
 

多怕他们恐同。

他们不是我们,不是空壳一般的年轻人。不是那种觉得错就会骂,觉得对就会夸的年轻人。

那种成见,那种思想,刻在他们的灵魂上。

怎么办。

救救我。

我讨厌和他们吵架。我竭力避免不必要的冲突。

不管怎么说,要是有那一天的到来,我也会坚持:爱人无罪。

我想,他们恐同,但要是我真爱上一个妹子,要怎么办?

救救我。

也许他们会妥协:血亲总是格外宽容。

但这可真不公平。

我主张单身,我怕这他们也不会接受。我试图隐晦的同妈妈谈谈,期待她的看法。她说你现在的想法终不会长久。我坚持。她说随你吧。这也许是一种程度上的妥协,也许只是对小孩子的敷衍。

但我怕他们不会接受。

身边的朋友也没有觉得一个人生活有多完美。他们不会懂的。

我爱一个人的生活。也许没人可以阻挡。

但我也爱我的家人。

怎么办,好想哭。【朋友也许认为我从来不哭。我也乐意保持那样的形象】

救救我。救救我。救救我。

救救我。救救我。

救救我。

评论(4)
© Rachel Rickman/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