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chel Rickman
我不禁止我口;
我灵愁苦,要发出言语。
我心苦恼,要吐露哀情。

All受党。
受苏晚期。
女权主义。
单身主义。
反性向歧视。

一只向往格兰芬多的鹰。

CP@乔乔乔乔乔
 

刚才把一个话题大概是#爱情——我想你了#

硬生生看成了#发情——我想你了#

我也是呵呵了【眼癌晚期


又在做梦。那些失去控制的梦。

我再年轻一点的时候,可以控制我的梦,你知道,想到什么就会出现什么,人啊物啊状态啊能力啊。

我清楚的明白我在做梦,并且主宰他。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失控。我意识到的时候已经晚了。

我开始频繁的遇见那些,不怎么美好的事物。

不好的跳楼。翅膀。飞翔。绑架。躲藏。

巨型木本植物的根。大型猫科动物的牙。

诡异的变来变去的楼梯,通向未知的地方。——打开家门,不是他们。

时亮时灭的昏黄的白炽灯。可以聊天的考试。嫉妒。

颈子上无法挣脱的手。脚腕上的藤蔓。

我怀念以前的梦。好的飞和死。

而不是现在。扭曲的宠物,水和疲惫。

不想睡觉了,睡比不睡还要累。

别把一切都夺去。我所拥有的那些美好。

别把一些都夺去。留下一些,留下一些。

PLEASE.PLEASE.

评论
© Rachel Rickman/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