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chel Rickman
我不禁止我口;
我灵愁苦,要发出言语。
我心苦恼,要吐露哀情。

All受党。
受苏晚期。
女权主义。
单身主义。
反性向歧视。

一只向往格兰芬多的鹰。

CP@乔乔乔乔乔
 

每次拿着作文去见老师【她来见我也没差的啦】,都信誓旦旦保证“我考试肯定不这么写”“考试谁会这么写”“我现在只是写着练笔啦”“突然想试试这种格式而已”。

其实我每次这么说心里都在掉泪,我考试怎么写,你叫我怎么写?我只会这么写啊。

这,就是我啊。


有的时候也真是心慌,每次考试觉得还算满意的作文,或是小心翼翼不知道应该走什么风格最终胡乱敲定的时候,语文总分却不怎么高。天知道我作文到底得了多少,我以后能不能这么写?不能的话,我究竟又该怎么写?

每次自己练笔的时候都想学学作文书那种正正经经的路子,或是就像基友那样子的干净纯粹的煽情风格,一拿起笔或是敲起键盘就忘了个干净,思维又拐回那种诡异的内容和清奇的押韵上了。

多想有个人教教我。

I BEG.

嘤。

我会好好学的。

I SWEAR.


评论(10)
© Rachel Rickman/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