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chel Rickman
我不禁止我口;
我灵愁苦,要发出言语。
我心苦恼,要吐露哀情。

All受党。
受苏晚期。
女权主义。
单身主义。
反性向歧视。

一只向往格兰芬多的鹰。

CP@乔乔乔乔乔
 

其实我最近一直在想。

想想想想想想想想想想想想想想想想想想想想想想想想想想想。

我就在想,我的先生明年就要七十岁了,我这一辈子,还能不能见到一个活着的他。

我知道我窝囊,我没出息,没有钱到处跑。

说实在的他活到这个年纪已是万幸。

前一阵子那么那么那么么多熟悉的、不熟悉的、知名的、冷门的,演员歌手。

像是中了什么魔咒一样,成批的死掉了。

我就是想啊,我现在可以肆无忌惮的不要脸的说我叫Rickman夫人。

一旦他走了,我又有什么脸、什么资格在这里说这些话?只怕不是被骂,连自己张张嘴,就要泪如雨下。

其实我现在也并没有资格这种东西的,对不对?

可是我是多么明媚而又阴暗的妄想着啊。


嗨泥嚎,请叫我Rickman夫人吧:)

我是真的希望我可以把这话说上一辈子啊。

我又是多么的骄傲和小心翼翼。

刚才朋友发给我一张图,大概就是什么男票和闺蜜说对方是鬼,叫你选择一个之类的傻话。

可是我思考了,我真的在这个问题上做了思考。

我想,我这一辈子,也许都见不到活着的我的先生。那么,就算是见到他的魂,一只鬼,也要毫不犹豫的扎到他的怀里,告诉他我有多么爱他。

然后会怎么样,WHO CARES.

即使只是这样【我都没脸加上那个“只”字】,我也已经很满足很满足很满足很满足很满足很满足很满足很满足很满足很满足很满足很满足经很满足很满足很满足很满足很满足很满足很满足很满足很满足很满足很满足了啊。

我还能想怎么样呢?


我从前是不信鬼的。都是瞎扯,我这样想。

但我现在情愿有鬼。

你说,我在这里叫他的名字,他是不是有可能,会听得到?

我是这么卑微的祈求着啊。


求求你,Alan Sidney Patrick Rickman 。

求求你,活得久一点,再久一点。

好不好?


求求你。好不好。


好不好啊。

评论(5)
热度(3)
© Rachel Rickman/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