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chel Rickman
我不禁止我口;
我灵愁苦,要发出言语。
我心苦恼,要吐露哀情。

All受党。
受苏晚期。
女权主义。
单身主义。
反性向歧视。

一只向往格兰芬多的鹰。

CP@乔乔乔乔乔
 

《我还有啥都拿走吧》

我真的是很害怕的。还有茫然。
翻私信列表,发现一个姑娘的头像怎么也刷不出来。
我真是傻。她的名字也是没有显示的啊。

系统说,博客不存在。

什么叫做,博客不存在?

可是她,她连退圈声明也没有的。

就这么,消失不见了。


我们只有两条谈话,她一条,我一条。是我的表白信。她说没有人跟她说过这样多,还谢了我。
我的爱,为什么要被感谢?
我是真的很喜欢她的啊。

我什么也抓不住。
亲人,朋友,师长,男人。
甚至是,欣赏的姑娘也不可以吗?
我什么也没做啊,只是这么远远的看着的,都要夺走吗?

放过我吧。

评论
© Rachel Rickman/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