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chel Rickman
我不禁止我口;
我灵愁苦,要发出言语。
我心苦恼,要吐露哀情。

All受党。
受苏晚期。
女权主义。
单身主义。
反性向歧视。

一只向往格兰芬多的鹰。

CP@乔乔乔乔乔
 

《N》

N是一个很好的妹子。

当然了,这不是说她性子好还是什么的,相反的她的愤怒可不比我少。

相当直率,我得说。

典型的自来熟,除了下意识不喜欢的人基本上都可以搂一搂,人缘不错,学习好也很聪明,老师都喜。比较任性。

有不多不少的算是亲近的朋友。






她是很让人心疼的人。

我不知道为什么,总是很自然的想去关心她,到后来,自己都猛然觉得太过了,这样下去是不是就没法收拾了。

但我没有理由不这么做。

嗯,凭借我也不知道是什么的原因,她似乎对我有那么点儿信任。我对她的事一般也是比较严肃的,所以可能她也愿意说上那么一点儿。

上个学期末评奖的时候我跟L,M几个说过谁都没有她有资格当这个优秀班干部。从前觉得这个奖是最没有用的了,肯定是要颁给班长学委什么的嘛,根本就是个虚名。但这次,我头一次觉得,这个奖就是为她准备的,没有人,别人,有资格得这个奖。

我是很把她当朋友的。

所以我看到的可能也多些。

我看到自从她当了这个纪委每天都有多愤怒多疲惫。从早自习记迟到到晚自习记离席,期间上百次的喊安静。我什么也帮不了她。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在觉得班里已经很乱,N是不是要发火了的时候让左邻右舍安静一些。

我看她几乎口不择言,几乎疯狂的愤怒,但还是什么脏字也没有出。

我很佩服。

但似乎别人没注意到她的苦。

有很多人挑衅。

很多人。当着我的面。挑衅。

伤害我的朋友。

我却什么也做不了。

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在她气得实在不行了的自习课上给她传一张卡,正面写一写软软的安慰的话,背面开些玩笑,希望她能冷静,干脆不要管那一坨屎了。别管了,管什么呢,管不了的。

我把卡片传给她她什么反应也没有。意料之中,我得说。也没什么别的情绪,我做了我能做的,实际上就是什么也做不了,我得说。

但是我没有想到,她就那么把那张写了银字的黑卡塞进钱包,就那么塞了一个月。

等到我看见的时候,字迹都蹭花了,还有乱七八糟的折痕。一起的还有一个在班主任宣布纪委由七个人担任的时候我真是兴奋的上天,给她传了一个祝贺的小条。如今也折的很惨了。看着这么粗暴的结果几乎笑出声了,是她的风格。可是我还是一瞬间心疼的一塌糊涂。不过我只是笑着惊讶,她也笑着说她男朋友看见还以为是个男孩子给她的呢。

也好,我扮演“她在外面找的野男人”也不是第一次了。

我就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么一张小小的,无关紧要的卡片怎么有能力让她这样对待。也许一个月后她已经忘了这个【她也确实忘了我什么时候为什么给她】但是一个月之前她是以一种什么样的心情把它塞进钱包?男朋友问的时候既然已经过去那么久又脏又破的一张纸怎么没有扔掉?

我这样一想啊。想一次哭一次的。

是不是很少有人以这种方式爱她?

我从小学到现在一直都有那些传纸条写些肉麻情话的朋友。为此还带坏了L。我自认没什么特别的,但是不是在她那里这种方式是很特别的?

爱,真不公平。

也是,她一直是以坚强形象立世的。是不是所有人都觉得她这样一个人,什么都可以做好,什么都可以独自,什么都可以挡得住?

可是她也只是一个小姑娘啊。

有一次她又和男朋友吵架生气不去吃饭,正好我和Remi吃饭回来看见拿着吃的的她男票,他就托我们送过去,叮嘱我们一定要看她吃。

我看了看,都是些零食,好嘛,没什么淀粉还一罐酸奶。这可是午餐啊。

真是,哭笑不得。

既然答应了就送上去,N看了冷冷淡淡的,也只是对我们俩笑了笑开了几句玩笑,完全没有要吃的意思。

我劝了几句,她才勉强答应的。我松了口气。

过了一个小时班里好多人都睡了她还没动,我去找Remi问她怎么办,她只是敷衍了几句似乎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N那么大个人了什么的。

一瞬间特别慌。

坐了一会儿,就去找她谈了谈。她有点儿惊讶又有点儿高兴,心烦的说不想吃哎呀会吃的,跟我吐槽了几句傻男友,我终于放了点心。




谈到她的男友。

其实在我们一票外人看来,那个男孩子算是不错的了。长得很可爱又比较听话,算是体贴了整天也是占位子买饭接送的,学习也好。可是时间久了再加上诺妹子的吐槽就发现真是粗心啊怎么就不知道她不喜欢什么怎么就不理解她怎么就不听她的话呢。

多少次她很严肃的跟我说话,语气里是深深的疲惫和烦躁,她说:

我们是不是真的不合适。

一开始听到这种言论我和L都吓傻了。刚认识的时候所有人都觉得那男孩子配不上N,她宿舍的妹子好几个都劝她分,说那男孩子怎么不好什么的。其实挺过分的。但她一直一直特别坚持,所以劝她的人也少了。这次突然这么说——我和L对视一百眼,L和N的男友是一个县的所以关系不错。我们劝了半天。后来她说这个的次数频繁,我们也渐渐的不在意了。

有次我随口说这种类型嘛,你就当养个儿子了。

可她说,她说她不愿意养儿子啊。

我突然明白了什么。她一个人已经很累了。班里的事永远管不完,为了纪律和几个人都闹翻过,作业也没心思没时间写,成绩也掉了些——跟班主任谈话要辞职遭拒。她怎么会还有心力养个儿子?

她想要个男人啊。

也是心疼。









不过还是在下晚自习回去的路上被拉小手虐一脸。














哼有次我在楼梯上撞见N要背背。

内心:.............................

撒腿就跑啊喂。










似乎真的很少有人看见了觉得她特累。快期末下晚一她跟着高三跑圈,有一次回来都快崩溃了的脸红。就好像是发泄。【好吧差点想说ANGERY SEX】我传了湿巾过去附了些安慰的话。做这些事的时候觉得好爱自己啊,真的,也许我真的可以安慰到她呢。

有次考完一天大家在教室闹,等着打铃在复习,N站在讲台上眼圈越来越红然后就哭了。我从头看到尾。掉眼泪之后就转过去面对黑板,我没动。

可有人动了。两个妹子上去劝她,我眼睁睁看着N的眼泪断了,擦掉脸上的,就再没有了。

我头一次这么恨别人多事。

她这样的人,想哭也是很不容易的啊,那两个妹子与N也不是很要好的,见了她们当然不敢继续。下了第一节自习N来找我,胡扯了几句后我说我说看见她了。是为了什么?问题的指向彼此心照不宣。本来也没想过要答案的,不过她说:我是不会为了学习和考试哭的。

真的好担心啊。为了学习和考试还让人放心些好吗!













这几日看她秀病情,用玩笑的语气。意识到原来她身子这样不好,一年了各种药片没停过。可她怎么看起来还是这样子的坚硬?




 

























@乔乔乔乔乔 你要的更新【?


 
评论(6)
热度(1)
© Rachel Rickman/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