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chel Rickman
我不禁止我口;
我灵愁苦,要发出言语。
我心苦恼,要吐露哀情。

All受党。
受苏晚期。
女权主义。
单身主义。
反性向歧视。

一只向往格兰芬多的鹰。

CP@乔乔乔乔乔
 

《天。》

昨晚做了个梦。
梦见两天后的假期,开网,乔坐在我旁边,看我吐槽卢岩sama的话唠(就是一条一条蹦消息那种。)突然提示黄的一条。大概是一道物理。
后面什么就记不清了。
很好,笑出声真的。

上次中秋假开学前他说尽量不给我发东西。用词竟像是别联系了的疲惫。一开始我都急了因为他真的是不吃不睡没娱乐。才三天我几乎什么也做不了。后来我说你要是也累就说话,我听着。他说你也知道我一累就话多啊。这是最后一条,他发得时候我在去车站的路上,他叫我不要回了。
我上了车才看到,心说你不累怎么会找我胡扯,肯定早去学习了啊。
也不知道是得意还是难过。




扯远了。
我刚刚上QQ,昨晚他真的给我发了东西。
虽然不是一道题,而是一些奇奇怪怪的话,是他惯常的语气。
这算什么。
神迹么。
天。





天。天。天。

天。

 
评论(1)
© Rachel Rickman/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