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chel Rickman
我不禁止我口;
我灵愁苦,要发出言语。
我心苦恼,要吐露哀情。

All受党。
受苏晚期。
女权主义。
单身主义。
反性向歧视。

一只向往格兰芬多的鹰。

CP@乔乔乔乔乔
 

刚才他说没给班里做什么还总是惹事很对不起老师和班,然后说了三遍。
没错,我就是不称职。
我发了些宽慰的东西,就突然很想哭,有点冲动地打了下面这些:


一直觉得我的目标就是能影响你。可是看上去遥遥无期。你看,说小一点,一本生物题,它是真的好,我又怎么可能骗你。十分钟,你依然买了自己认定的,就好像我们都在和空气说话,想什么就说,回应什么的都是狗屁。三年了,你说你变了,可我看着还是那样。你说什么,想说就不停,谁也打断不了,不想说就一个字也不漏。我又能做什么?你这个人太。你也知道什么是正确,可你怎么就还是坚持呢。我也不求什么。我怎么可能骗你呢。





我不敢发,是的,写完我就怂了,不,还没写完。本来还想把话挑明了,可最后还是不敢。他愿意告诉我这些,我已经应该知足了,不是吗。

可是不行啊。

我难受。


你说他这样一个人,我怎么就栽了?
他凭什么啊?

我又凭什么啊。


有些话,等等再说吧。他要是再也不肯理我,我又能怎么样呢?他要是不肯理我,他一个人,又要怎么样呢。
我不能太自私啊。








今天宿舍一个妹子说你这么萌,有谁不喜欢你啊。
有吗?没有吗?
要是真的就好啦。


他啊。我啊。
我是真的很爱他啊。

倒不是说什么吸引力。你想想,一个同学,泡了三年,胡扯吐槽没少吧,讲题或者不服气吵架也常见吧,人生理想都说尽了,难过的时候也互相扶一把,爱好也有一些相似。这样的话,放不下也是情有可原的吧。
现在只希望他能活出个人样。
以后?以后再说吧。



We've got tonight,
Who needs tomorrow?

 
评论
热度(2)
© Rachel Rickman/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