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chel Rickman
我不禁止我口;
我灵愁苦,要发出言语。
我心苦恼,要吐露哀情。

All受党。
受苏晚期。
女权主义。
单身主义。
反性向歧视。

一只向往格兰芬多的鹰。

CP@乔乔乔乔乔
 

他说,好好活着,为了自己,当然也是为了我。

我相信他的光明的前程,我也要见证。
两个月前和他说话是个偶然,也是个必然。我希望这对他来说是好事,至少对我来说是的。
这两个月,吵架劝架开玩笑开导装乖巧批评抱怨命令唠叨,什么能用的手段都用了,希望能让他亮上一点。
愿他珍重自己,一如我珍重他。
愿他真正意识到自己有多好又有多重要,也是有人爱他挂念他关心他需要他。
愿他前程似锦。
愿他终有一日把负他的世界踩在脚下,愿他把往事真正随风,愿他真真正正开心的笑着说,哎,来,你听这个歌。
我听,我都听。
好不好?




黄天禹,你可一定要,好好的啊。
Have a nice day.

 
评论
热度(1)
© Rachel Rickman/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