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chel Rickman
我不禁止我口;
我灵愁苦,要发出言语。
我心苦恼,要吐露哀情。

All受党。
受苏晚期。
女权主义。
单身主义。
反性向歧视。

一只向往格兰芬多的鹰。

CP@乔乔乔乔乔
 

最近在内蒙和河北交界进进出出(看变化
感觉看见马被栓拉车就毫无波动 ,不过鹿拉车真的是感觉凄苦。还有很小很小的羊。

晚上瞎走进草场时候一匹马一直跟着我哈哈哈,我走快它就快,我慢它就慢,而且属于一个并肩的状态,搞得我真的好想摸摸。是那种很窄的土路,中间一条水,两边仅能容得下一个人通过,然后它和我并肩我的心情真的非常复杂哈哈哈。
马粪感觉没有任何味道。
然而我爸一直重复说哇全是xx的味道。

菜很贵,我们仨就要了一个土豆牛肉,但真的油而且咸,所以竟然够了。
不会是服务员把情况告诉厨师故意做重口下饭的吧。

各种门票都好贵,网上有人说可能是这边景点季节性旺淡季太明显的原因,所以要一下把一年的钱挣够。

昨天晚上的宾馆隔音特别差,外面一直在叫,搞得我一直听歌,早上起来发现只要平凡已经刷到二百多了哈哈哈(当然以前就有一百多了
成功问鼎听的最多。

毛不易的歌都是四十几首循环来听,然而平均也已经二十五次了,真的是不敢细想哈哈哈。
大概最喜欢借?前面写的很有逻辑。感觉这首副歌说情也可,说理想也很好。就好像一些学冷门的心声嘛。
“被这风吹散的人说他爱的不深,
被这雨淋湿的人说他不会冷。
无边夜色到底还要蒙住多少人,
它写进眼里,他不敢承认。”
“可是啊,总有那风吹不散的认真,
总有大雨也不能抹去的泪痕。”
和当初我给僧立抄的两条路分岔在树林里有一点像啊。
没看歌词听的。刚刚听懂简直热泪盈眶。
谢谢。

评论
© Rachel Rickman/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