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chel Rickman
我不禁止我口;
我灵愁苦,要发出言语。
我心苦恼,要吐露哀情。

All受党。
受苏晚期。
女权主义。
单身主义。
反性向歧视。

一只向往格兰芬多的鹰。

CP@乔乔乔乔乔
 

嘿嘿嘿。
今天刚看的神奇动物。
大家都挺萌的。不过德普……咳。有点诡异。
音乐超级棒!!!!!!
不过那本真正的课本并没有像电影说的一样。宣传保护动物什么的。而且没有描述的那么……温情?只是一本普通的课本。导致看完了电影一直在想自己是不是真的看过书。
护树罗锅太萌了啊啊啊啊啊!!!!喜欢!!!!!并没有HP里那样凶嘛。
嗅嗅好可爱啊。
很多地方都会不自觉的微笑起来。
妖精还是那样子,贪婪而且背信弃义。
那个唱惩罚女巫的诅咒童谣的妹子演的太好了。太好了。人设设置的太好了。
嘿嘿嘿(迷幻笑容)
莱斯特兰奇这名字一出吓了一大跳,不过没有细讲也是好奇又松口气。网上或什么地方讲过这个吗?
格邓糖大家都吃到了嘛,嘿嘿嘿。
美国巫师...

真的很想写一篇关于诺妹子的东西。

马一下吧。


咳。还有曾经那萌萌的【?】张汉子。

以及关于梦妹子的一点点自我开脱。


不我不想再写对黄汉子的执念了。

写太多就像炒冷饭一样啊天知道我写红楼茶花女都没这种感觉。

哭泣。

不过血涌上头还是会很想很想很想...写一写什么的。

真怕忘了。

原来Cory已经走了那么久了啊。

三年了,我愿你好。

也愿Lea好。


Who r u now?

R u sth more than u were before?


How is the view?

Sunny&Green.

How do u comepare it 2 the views u've seen?


Who are you now?

Who are you now?

Are you someone better for my love?







130713——160713

说好六月中旬发货的刚刚发。

说好六月底发货的还没发。

冷漠。

再收不到新本我就真是个废人了。

蓝灯也拯救不了我的随缘了。

“随缘现在真随缘了”。Real good。

开蓝灯不但上不了随缘,啥都上不了了。

您好,请问您是隔壁学校派来的信号屏蔽器吗。

再找不到新文我就真是个废人了。

刚刚听了一个叫周深的汉子的歌。觉得love song,burning啥的翻的都不错,不过中文歌更适合他,港真。然而居然看到了Criminal我只能说一般。手滑弹幕里居然说不知原唱+再无原唱。我楔死你。个人认为这么多年了单人翻Britney的只有Rachel算过得去,而且只有Oops那首。
不管这个人如何...

《让我张开双臂俯身扑进红毛的世界。》

我的天哪。

放了我的Ginny吧。

是,没错,我平常吃的都是HarryBL组,但实际上....哈金我也吃来着。

没法子,这是原著。不管你怎么说,那也许就是事情本该的样子。你可以说那不好不够美丽。其实你连自己都反驳不了的不是吗,如果你是真心地爱着他们所有。

我是说,爱着那个世界。

哈金是这样,盾佩是这样...你不喜欢,我也没有什么别的好说。

但是,我真的,真的受不了再看见那些强迫Harry谈论关于那些真正真实的过去时说什么“我对她的爱不是真的爱”“我只是...渴望Weasley家的家的感觉”“我真的很抱歉...我对她产生不了那种感觉

港真?????????????????

原著...

有的时候走不下去了,Glee真的是能帮助你"Wake up&Get up"


我刚又看了503.

反反复复,歇斯底里的看Kurt一家子收拾遗物的那一段,听Santana甚至是Puck和Sue的哭喊。真的是,像是有一辈子那样久了。

手机突然跳出淘宝推送,T恤。

"Don't talk to me. My favourite character just died.

"Again.


I'M SO PROUD TO SAY I LOVE YOU.


I JUST CAN'T HOLD ON.


MY LIFE AIN'T WORTH...

《我还有啥都拿走吧》

我真的是很害怕的。还有茫然。
翻私信列表,发现一个姑娘的头像怎么也刷不出来。
我真是傻。她的名字也是没有显示的啊。

系统说,博客不存在。

什么叫做,博客不存在?

可是她,她连退圈声明也没有的。

就这么,消失不见了。

我们只有两条谈话,她一条,我一条。是我的表白信。她说没有人跟她说过这样多,还谢了我。
我的爱,为什么要被感谢?
我是真的很喜欢她的啊。

我什么也抓不住。
亲人,朋友,师长,男人。
甚至是,欣赏的姑娘也不可以吗?
我什么也没做啊,只是这么远远的看着的,都要夺走吗?

放过我吧。

嗨。

要是你没死的话,今天就是你七十岁的生日啦。

老天,我幻想这一天幻想了将近一年。所以求你,让我完成这个。

首先,从床上艰难的爬起来,拉开窗帘深吸一口气晃晃脑袋抓住一个稍微清醒的自己,祝你活到了七十岁,凭借比其他演员强大的毅力和幸运活到了七十岁,没有让全世界的小粉丝过早的痛失所爱。然后恭喜你,离八十岁又近了一步。

啊当然,随之而来的,可以想象,今天的空间肯定是一片混乱。

真爱粉的安宁的喜极而泣中带着宠溺和期盼,跟风狗像往常一样把SS也捎上。就像艾玛生日挂赫敏一样。然后两家互看不顺眼,该撕撕该挂挂。顺道再发表一下世风日下真是太不像话。

而我们,心烦又不屑的看了一会儿后,就该商量着发...

《谁家玉笛暗飞声,散入春风满洛城。》

其实没人理解她对我有多么重要。

其实她也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可爱又可怜的姑娘。

我们也不过是做了几个星期的同桌而已,算不上什么。

在我还不知道她都经历了什么的时间里。我看到了这个女孩子的心。

她坚强又脆弱,会在语文课看文革时期的图片的时候,紧紧地抓住我的手(我不知道是因为她自己受不了了还是看到了我使劲憋回去的泪水所以提供一些安慰,她很尊重别人,她不会回头看我)。放映停止后她会拿开那些因为保持一个姿势有些僵硬了的潮湿的指头,摘下眼镜揩眼角。下课铃响,她就趴在桌子上。我不知道她是累了还是在哭,我不会问。她在物理老师念成绩的时候浑身都在抖。她人缘很好。她学习很努力即使落了课题还是很会做。她很敏...

今天鼓起勇气给刘爱平写了信。接下来就是如何交出去的问题了。

无所谓了。

写的时候那些无助,悔恨,自我厌恶,悲春伤秋,困扰了我半年的那些恶心的东西。无数次对自己说“你看看你怎么还不去死,去死去死去死”。

终于写出来才发现我居然挺过来了真是奇迹。

写的时候还是想要那个签名,亲手为我签的,她的名字。

我斟酌了半个小时不知道怎么才能让她把它给我。我小心翼翼的思考用词,怕她不能理解我是多么需要那些东西。

我也是个普通的人,普通的、脆弱的人。偶尔也需要一些什么来支撑着我走下去。

或者这么说吧,多少次怀疑我活不下去了。多少次了?

生物考了低分的时候,生物老师用叹息中夹着失望的眼神看着我的时候...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炸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就知道他俩有什么虽然是单向的有点儿不开心但是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依旧开心到炸裂【语无伦次脸】!

妈呀我真的超级喜欢那小哥儿!!!!!!!!!!

虽然知道不会有什么结果的而且他死了....

哦不快停下。


真的是超级超级超级喜欢他啊。

【尽管Jane的男友都还挺帅的!我还看上过一个不太帅的我自己也是很吃惊。】

但是他们,他们都比不上Frost.

真的...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机智如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下了LOF的安装包然而看到首页一片哭爹于是拒绝了安装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飞起!

【另:maya logo好厉害的样子。

Lana Del Rey的歌没有好听不好听。

你永远也说不出“这首好些”“这首真差劲”这样的话来。

塞上耳机,你就觉得单单是被她的声音环绕就有那么多的愉快和荣幸。


那是一种难以辨明成分的空灵的性感。

我们来猜猜看。

有着布鲁克林的古旧和拉斯维加斯的淫靡。

热辣的酒和苦涩的巧克力。

微风卷过树梢滑过草地,温暖清香的汁液,辨不出悲喜。

锃亮的枪支带着铁血的气味,裹着玫瑰的甜蜜。

一个羞涩而大胆的奇迹。


那些足以让你的让你达到一次让脚尖蜷缩的高潮。

——精神上的、或是肉体上的。

或者两者皆有。


#Lana我爱你!#...

《群终于生出来了不许没人!【大哭》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I'm late!

所以说好的群呦【其实我是个废就靠大家多多帮助啦【鞠躬。

群号:467273884

1.欢迎任何SSHP文手画手,或者提供脑洞也OK【只要有爱!【。

   SSHP随便刷!!!!不过不要RPS【话说回来这真的有?

2.欢迎allHP的文手画手,但刷的不要太猖狂【不是这样的。】后期再定。

3.欢迎狼犬罗赫格邓啥的小范围刷屏。

4.平常互相调戏是可以的,但撕逼是绝对不可以的。

   主CP【一般情况下即带上Harry的CP】拆是可以的,但逆是绝对不可以的。...


其实我最近一直在想。

想想想想想想想想想想想想想想想想想想想想想想想想想想想。

我就在想,我的先生明年就要七十岁了,我这一辈子,还能不能见到一个活着的他。

我知道我窝囊,我没出息,没有钱到处跑。

说实在的他活到这个年纪已是万幸。

前一阵子那么那么那么么多熟悉的、不熟悉的、知名的、冷门的,演员歌手。

像是中了什么魔咒一样,成批的死掉了。

我就是想啊,我现在可以肆无忌惮的不要脸的说我叫Rickman夫人。

一旦他走了,我又有什么脸、什么资格在这里说这些话?只怕不是被骂,连自己张张嘴,就要泪如雨下。

其实我现在也并没有资格这种东西的,对不对?

可是我是多么明媚而又阴暗的妄想着啊。...

《关于冷CP SSHP的一系列...约嘛你们大家?》

wo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

SSHP一一一一直直没没没没没没没没有有有产产产出出出出出出出出!

【不超两千的小短篇不算嘤!嘤!嘤!

啊啊啊啊啊啊真的冷死了本来就没怎么热过但现在是真的冷...

【冻得上牙直打下牙


唔我要是考的还算好的话暑假就写。职业设定的脑洞倒是不少...

而且最近感觉好好啊没有产出的唯一好处就是勾起了对SSHP深沉的爱...

稍微幻想一下感觉都好像有朦胧的微光笼罩着他们——或者是幻想中的他们的故事——那一瞬间整个人都超级梦幻,一切事物都温柔可爱起来了呢【不。

而且没有玛丽苏杰克苏原创主角人物或原创魂穿的...

考试那天,前桌把涂卡尺每个小空格之间的塑料条用指甲掐断了。

然后,然后我,然后我终于,然后我终于诅咒了他。

我气得浑身发抖。肉体抖灵魂抖声音也抖。

一个男同学说我气疯了。我觉得他说的对。


同桌也开始撅粉笔头。我都不知道她原来也是这样的人。


可我又能怎么办呢?

我又能怎么办呢。


周五那天我催促老师看我的作文。我说再过一阵子我就要忘了写他时候的心情啦。

我撒谎了。我有罪。

我怎么会忘?我怎么能忘?我怎么敢忘?

我只是想快点多一个人知道这些东西啊。

快点快点快点快点再快点。

我跟她说我的写作意图。说的时候差点哭出来,真的。

死死地扣着肩膀,头发甩到前面挡脸 ...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所有人都美哭了!

暗搓搓的扒出来存一下:)


都完结了啊....


Finn,你看到了吗?

歌喉沙哑啊,笑容如夏。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卧槽槽槽槽槽!

语文一个都不会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作文写的什么鬼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有一个数笔画的之前一个男同学告诉过我的【尽管已经好几个月了】我还是填错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不想看见他的脸....

生物老师监场呢开心。女神嫁我吧我会好好对你的!【要点脸


作文本来没有跑题的,要是随便写的话完全可以圆满收尾,可是地方不够了...于是我又一次草草结尾...烂尾病烂尾病烂尾病【这是什么鬼瞎扯的憋理】


下午要考理综啊。昨晚做了点化学推断,整个人都傻了,只会一些基础。

只希望物...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啃了一下午生物迎战一模。

我真是真爱啊。生物女神嫁我吧。

两个男同学看到了,都说“你不考满分都对不起你自己”。

是啊是啊我也觉得呢。

其中一个贱人哼还说万一他不复习都比我考得好的话...:)

相信我!我将要把满分卷子甩在他脸上嗯。

我会在这贴补后续的一定会的嗯嗯嗯。

【白小帆。】

你应该善良一点。

真奇怪,我为什么要善良一点?


一个男同学。【理科大学霸嗯

作文课前一天,他打听到了作文的题目【大大咧咧就是吃的开啊】,在我旁边观看同桌和一些人划拉五子棋的时候问我要怎么写。

那是个挺俗的题目,全命题。对于不想出彩只求中等偏上分数的人来说,选材是非常简单的。随便扯扯回忆伤伤感就好了嘛。

我就这么跟他说了。他说他还是不知道写什么。

末了加上一句“我觉得写作文就是矫揉造作。”

我说怎么会,怎么会。好像除了这一句世上就没有其他文字了似的。

他又重复了几遍。


傻孩子。满分作文看多了吧。写作文就不能写辛辣讽刺的了?就只是伤感忸怩了?

傻孩子,鲁迅和柏杨哭晕在墓里。

“作文(composition)是经过人的思想考...

今天爸爸和我一起艰难的把我房间的桌子换掉了。

我意外地发现了小学的日记本。大约二三年级吧。

我翻着那些东西,可以清清楚楚地回忆起来我写它时候的厌恶,就是那种你要努力绷紧喉咙捂住嘴,不然就会吐出来的厌恶。

不消说,这“习惯”是妈妈逼迫养成的。

我还记得有的时候真的没有什么可写的,也是真的不想写,几天不写后被逼着补回来。今天本就平淡如水,为什么还要回忆同样平淡的昨天或者更早?!

我也记得我绞尽脑汁胡扯的样子,对这门差事反感的无法言表。

于是尽力的把字写大。

我不知道妈妈的用意是什么,也许是她自己喜欢写东西,但小时候没有写下来所以觉得可惜,但我不是这样。我现在有幸能坐在这里安安静静的敲...

真的真的真的真的真的够了。

不知道为什么,同学们又扔起了粉笔头。

一上午至少报废了半盒?或者一盒?我猜。

扔的和被扔的均是一派和乐融融,只有欢笑,没有仇恨,这小小的玩笑只是他们表达友好的一种方式,无伤大雅。无伤大雅。

旁观的我心里却充满了仇恨,这仇恨比之昨天的纸团事件更甚。我怀疑这种强烈的情感是那些冤死的粉笔以某种方式传递给我的。

灼烧的、仇恨。

又是同样的问题。这些粉笔,这些本该作为传递知识的媒介的粉笔,又是怎样活着,怎样死去?

被残忍折断的时候他死去了吗?还是被划在黑板上的时候开始慢性死亡?被踩在脚底碾成粉末的时候或者之后他还活着吗?

无穷无尽的问题充满我的大脑,涨涨的无法...

今天坐在教室,最后一堂课。

劣质扩音器和着粉笔的精彩轮唱,一切如常。

很诡异的下意识往左脚边一看。

那里有一个纸团。很大的、洁白的,纸质似乎很好的纸团。

几乎颤抖的把他捡起来,展开一点。

我的大脑轰的一下几乎完全空白。

果然,干净的干净的干净的干净的干净的干净的干净的干净的。

一张完全没有用过的纸,他的主人甚至连在上面划上一道都吝啬,就这么粗暴的被揉成团。我几乎可以想象他的主人是怎么带着得意的神情快速地将他抛出,砸在什么东西身上,然后意外地弹到我脚边的。也许是心上人吧。

我带着虔诚抱歉的,甚至带上一点怜悯的心境,在那张纸的一个皱角写上,

——质本洁来还洁去。


我不知道像...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好好好我错了都依你嗯。


嗯嗯嗯我的错我不应该因为觉得羞耻【WTF】就把示爱【并不是】的句子删了恩。


SO....


CP我爱你。

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

wo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

wt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

恩就这样我很不爽好想撕人。


我不是大家心目中的老好人吧我不是吧肯定不会的吧。

哼你以为发作业是什么简单的活吗留那么多懒得开WORD只能照照片!

大晚上的!深灰色纸上的黑字!

你还想怎么样!

哼!


最后对CP表示不愉快。

哼。

woc这天也冷得太不要脸了

Suddenly Seymour

......

Nobody ever treated me kindly

Daddy left early

Mama was poor

I'd meet a man and i'd follow him blindly

He'd snap his fingers

Me, I'd say "sure"


>>>感觉Rachel B这段唱的不能再好。声音圆润有力。

第六季的白人新人声音好像都有棱有角的,听着不太舒服....

那个黑妹子还算不错,恩。

还是最爱RB。你看,我的名字就是这么来的呢。

每次拿着作文去见老师【她来见我也没差的啦】,都信誓旦旦保证“我考试肯定不这么写”“考试谁会这么写”“我现在只是写着练笔啦”“突然想试试这种格式而已”。

其实我每次这么说心里都在掉泪,我考试怎么写,你叫我怎么写?我只会这么写啊。

这,就是我啊。


有的时候也真是心慌,每次考试觉得还算满意的作文,或是小心翼翼不知道应该走什么风格最终胡乱敲定的时候,语文总分却不怎么高。天知道我作文到底得了多少,我以后能不能这么写?不能的话,我究竟又该怎么写?

每次自己练笔的时候都想学学作文书那种正正经经的路子,或是就像基友那样子的干净纯粹的煽情风格,一拿起笔或是敲起键盘就忘了个干净,思维又拐回那种诡异的内...

单循Take Me To Church。

窒息的疼痛。

第一次听这歌的时候差点哭成狗。现在单循,真成狗了。

社会上到处都是善意的人们,但恐同者又何尝少于他们。

现在腐女倒是不少,我也曾是她们中的一员。但我不知道,这些人里有多少能够认识到同性恋的悲哀处境而不是只将他们作为一个可以调侃的笑料。有多少人张口闭口就是那些词,轻浮可笑,使得心存不适的大众更添了一分反感?

而这些反感,又是谁来背负,谁来买单?

当然是同性恋者们。

所谓一粉顶十黑,最极致也不过如此。

我意识到这一点之后,再也没随随便便拿同学开过玩笑。静静地离开,退出。不再说那些“你看A好基啊”“哈哈哈B和C一定是一对”。甚至...

佩佩生快www!

LUCKY ME!今年阴历生日的阳历和佩佩赶到了一起.....

感觉不能更好了///////。

唔。好好学习好好学习。佩佩佩佩佩佩佩佩。

就这样了嗯。

刚才把一个话题大概是#爱情——我想你了#

硬生生看成了#发情——我想你了#

我也是呵呵了【眼癌晚期


又在做梦。那些失去控制的梦。

我再年轻一点的时候,可以控制我的梦,你知道,想到什么就会出现什么,人啊物啊状态啊能力啊。

我清楚的明白我在做梦,并且主宰他。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失控。我意识到的时候已经晚了。

我开始频繁的遇见那些,不怎么美好的事物。

不好的跳楼。翅膀。飞翔。绑架。躲藏。

巨型木本植物的根。大型猫科动物的牙。

诡异的变来变去的楼梯,通向未知的地方。——打开家门,不是他们。

时亮时灭的昏黄的白炽灯。可以聊天的考试。嫉妒。

颈子上无法挣脱的手。脚腕上的藤蔓。...

#万年萌冷门逆热门体质  一起玩耍的话我这里有暖宝宝www#

#这话题戳中我心不行必须撸一发#

我本来以为HP坑是多么火的地方毕竟原著那么...你知道。

入了坑我才知道每年都有好多人退圈...HP坑渐渐冷了...

我萌的坑都这么冷你说CP还有救吗?!

其实还好吧...最热的CP应该是DMHP但我刷了半天看上了SSHP。

其实这对也不算太冷但是猫爪几年没新文了w有点心塞。

然后被一篇文忘了叫什么反正没完结是TLHP拉进去了...坑深千丈冰寒刺骨。

我这一把老骨头啊。

还有就是史上最虐没有甜文当然文也很少的SBHP...

总之我基本上是ALLHP欢迎一起玩耍...

我恋爱了!与The Piano Guys!【你没看错就是Guys】

他们真的棒死了,作品精彩绝伦让人咂舌。

我要给你们生猴子!

【别难过Maksim我依旧爱你真的!你的激情无人可比啵一个!】

【我最近怎么总是看上老头子在线等急急急急急】

【Jon和Steven应该是大叔吧J的出生日期不详反正Alan明年七十】

《别放弃。求求你,别让我放弃。》

我总是把这个世界想得太好。和相同观念的人在一起时间久了,就会觉得世界上的人都是那样美好。一些观念也理所当然了。
但我忘了,世界上不总是只有我们这一小群人。
我还是那样。天真幼稚不可靠。
我要努力,我要奋斗,还有一场仗等着我去打。
不过不管怎样,这次我也许永远不是一个人了。
不要放弃,不要放弃,不要放弃。
不要放弃,不要放弃。
不要放弃。
求求你,别让我放弃。

#啊啊啊啊啊啊我的书!我错了!我忏悔!您相信我那只是一时的鬼迷心窍和逢场作戏【?】而已!我错了!(跪。)#

事情是这样的...我半年前收拾书箱把小时候看的童话也收拾出去了(手动再见),然后妈妈应该是送人了...

然后!我近来翻书的时候才发现!有一本外国著名童话!也!被!清!了!

我当初是怎么了!我怎么会!【已经被打击到胡言乱语的Rachel】

啊啊啊那是一本小书,不大但是挺厚...里面全是宝贝啊啊啊!王尔德的那些经典童话里面全有!自私的巨人快乐王子星孩夜莺与玫瑰渔夫和他的灵魂少年国王!还有网上不太好找的冷酷的心!我八岁就爱上冷酷的心了!还有蓝胡子之类的QAQ!以及一些著名的安徒生精选!...

© Rachel Rickman/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