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chel Rickman
我不禁止我口;
我灵愁苦,要发出言语。
我心苦恼,要吐露哀情。

All受党。
受苏晚期。
女权主义。
单身主义。
反性向歧视。

一只向往格兰芬多的鹰。

CP@乔乔乔乔乔
 

终于摸到电脑,看了看以前的八个草稿,有几个是日常,现在看好好玩啊。
我似乎真的不会那么说话了。
悲伤。

在B站刷陆花刷到飞升。
他俩真好。

陪黄从七点五十不间断的聊到现在九点五十。
从八点十分开始谋划哄他睡觉。
居然成功了。
果然,喜欢是自私。爱是无私。
我希望他好好的,所以就算像他说的他睡了下午精神了就不会再摸鱼了,又怎么样呢。
笑。

真的没想过会成功诶。我以为他会有点防备心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希望他也能乖乖的把音乐和睡眠捡起来。
一夜不睡又像什么话呢。
他说的倒不下,他说的成功之后把以前的自己抓回来,我都替他记着呢。
你走吧,我,看着你呢。

《N》

N是一个很好的妹子。

当然了,这不是说她性子好还是什么的,相反的她的愤怒可不比我少。

相当直率,我得说。

典型的自来熟,除了下意识不喜欢的人基本上都可以搂一搂,人缘不错,学习好也很聪明,老师都喜。比较任性。

有不多不少的算是亲近的朋友。


她是很让人心疼的人。

我不知道为什么,总是很自然的想去关心她,到后来,自己都猛然觉得太过了,这样下去是不是就没法收拾了。

但我没有理由不这么做。

嗯,凭借我也不知道是什么的原因,她似乎对我有那么点儿信任。我对她的事一般也是比较严肃的,所以可能她也愿意说上那么一点儿。

上个学期末评奖的时候我跟L,M几个说过谁都没有她有资格当...

真的很想写一篇关于诺妹子的东西。

马一下吧。


咳。还有曾经那萌萌的【?】张汉子。

以及关于梦妹子的一点点自我开脱。


不我不想再写对黄汉子的执念了。

写太多就像炒冷饭一样啊天知道我写红楼茶花女都没这种感觉。

哭泣。

不过血涌上头还是会很想很想很想...写一写什么的。

真怕忘了。

《我还有啥都拿走吧》

我真的是很害怕的。还有茫然。
翻私信列表,发现一个姑娘的头像怎么也刷不出来。
我真是傻。她的名字也是没有显示的啊。

系统说,博客不存在。

什么叫做,博客不存在?

可是她,她连退圈声明也没有的。

就这么,消失不见了。

我们只有两条谈话,她一条,我一条。是我的表白信。她说没有人跟她说过这样多,还谢了我。
我的爱,为什么要被感谢?
我是真的很喜欢她的啊。

我什么也抓不住。
亲人,朋友,师长,男人。
甚至是,欣赏的姑娘也不可以吗?
我什么也没做啊,只是这么远远的看着的,都要夺走吗?

放过我吧。

《谁家玉笛暗飞声,散入春风满洛城。》

其实没人理解她对我有多么重要。

其实她也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可爱又可怜的姑娘。

我们也不过是做了几个星期的同桌而已,算不上什么。

在我还不知道她都经历了什么的时间里。我看到了这个女孩子的心。

她坚强又脆弱,会在语文课看文革时期的图片的时候,紧紧地抓住我的手(我不知道是因为她自己受不了了还是看到了我使劲憋回去的泪水所以提供一些安慰,她很尊重别人,她不会回头看我)。放映停止后她会拿开那些因为保持一个姿势有些僵硬了的潮湿的指头,摘下眼镜揩眼角。下课铃响,她就趴在桌子上。我不知道她是累了还是在哭,我不会问。她在物理老师念成绩的时候浑身都在抖。她人缘很好。她学习很努力即使落了课题还是很会做。她很敏...

今天鼓起勇气给刘爱平写了信。接下来就是如何交出去的问题了。

无所谓了。

写的时候那些无助,悔恨,自我厌恶,悲春伤秋,困扰了我半年的那些恶心的东西。无数次对自己说“你看看你怎么还不去死,去死去死去死”。

终于写出来才发现我居然挺过来了真是奇迹。

写的时候还是想要那个签名,亲手为我签的,她的名字。

我斟酌了半个小时不知道怎么才能让她把它给我。我小心翼翼的思考用词,怕她不能理解我是多么需要那些东西。

我也是个普通的人,普通的、脆弱的人。偶尔也需要一些什么来支撑着我走下去。

或者这么说吧,多少次怀疑我活不下去了。多少次了?

生物考了低分的时候,生物老师用叹息中夹着失望的眼神看着我的时候...

一个男同学。【理科大学霸嗯

作文课前一天,他打听到了作文的题目【大大咧咧就是吃的开啊】,在我旁边观看同桌和一些人划拉五子棋的时候问我要怎么写。

那是个挺俗的题目,全命题。对于不想出彩只求中等偏上分数的人来说,选材是非常简单的。随便扯扯回忆伤伤感就好了嘛。

我就这么跟他说了。他说他还是不知道写什么。

末了加上一句“我觉得写作文就是矫揉造作。”

我说怎么会,怎么会。好像除了这一句世上就没有其他文字了似的。

他又重复了几遍。


傻孩子。满分作文看多了吧。写作文就不能写辛辣讽刺的了?就只是伤感忸怩了?

傻孩子,鲁迅和柏杨哭晕在墓里。

“作文(composition)是经过人的思想考...

© Rachel Rickman/Powered by LOFTER